晚期前列腺癌 – 尼尔 布里顿(英国)的经历

尼尔,63岁,来自伦敦附近的白金汉郡,于2016年初首次被诊断患有前列腺癌。尼尔回忆提到:“我的前列腺特异抗原(PSA)显示16,很明显癌症已经扩散到骨盆附近的至少一个淋巴结。 然而,扫描没有显示癌症转移“。

尼尔的癌症治疗始于2016年的外部质子束放疗。患者PSA水平最初下降,但随后又升高。 2017年3月确认患者的手臂处有继发肿瘤。 患者怀疑这种转移从一开始就已发生了,因为在已完成的初始扫描中没有包含手臂扫描。2017年9月患者接受了SABRE(立体定位消融放射放疗)外部束辐射,治疗后最初PSA下降,但之后又升高。

之后有人建议应该采用激素治疗,以减缓疾病的进展。 尼尔的肿瘤科医生描述了英国国家健康服务提供的一些姑息疗法,但这些疗法似乎都没有真正控制尼尔的疾病,所有这些都会对生活质量产生非常不愉快的影响。尼尔开始从他最初的诊断结果持续研究这种疾病的治疗进展。

2018年4月,镓-68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扫描结果证实他体内有多处癌症转移。几处转移存在于骨头, 转移还存在于脊柱,肋骨,大腿,肩膀,手臂以及头骨。

新的治疗方法

根据镓-68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扫描结果,尼尔计划了他的疾病可以选择的治疗方案。

尼尔非常广泛地阅读了关于前列腺癌研究的工作和最新治疗进展,他发现了镏-177的治疗进展。 患者对这种新疗法的非常感兴趣并和他的肿瘤科医生讨论尝试这个治疗方法。

尼尔还研究了提供这种疗法的地方,在欧洲只有两处,一个在德国,一个在芬兰。 患者不想等待治疗太长时间,因为患者的癌症进展很快。 他倾向于通过门诊患者通道开始启动镏-177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治疗方案。他选择在芬兰赫尔辛基的道瑞特癌症中心开始治疗,因为医院允许快速启动门诊患者通道。

尼尔评价到:““医院里的所有人都非常友善,并且在与我的沟通中和对疾病的治疗解释都让我的整个体验变得非常’无痛’! 知道凯尔末教授是该治疗领域的世界级专家,这让我很有信心。“

-177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治疗方案

2018年6月,尼尔开始他的第一轮治疗。当年10月完成第五轮治疗。尼尔反馈说:“到目前为止,结果非常令人鼓舞。 可能有点太早,不能确信我的疾病完全得到控制,但据我所知,结果比我可能试过的任何替代疗法都好得多。”

尼尔评价到:“治疗过程非常简单方便。医院非常现代化,装备精良。医院里的所有人都非常友善,并且在与我的沟通中和对疾病的治疗解释都让我的整个体验变得非常’无痛’! 知道凯尔末教授是该治疗领域的世界级专家,这让我很有信心。“

出国旅行治疗

在接受治疗期间,尼尔每次都会飞往赫尔辛基,并通过Airbnb租住靠近诊所旁边的小公寓,这让他感觉得没有后顾之忧。 尼尔评价:“我发现前往芬兰的治疗非常简单。 归功于道科瑞癌症中心的每个人都可以用英语交流。“

治疗副作用

尼尔提到他的疾病之前一直都是无症状的,他没有与这种疾病相关的疼痛反应。患者没有采用任何雄激素剥夺疗法或化疗,所以患者没有经历过这些疗法的任何不良反应。到目前为止,镏-177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治疗的副作用似乎是一些疲劳和口干。口干肯定是令人讨厌的,但患者希望这是暂时的,一旦治疗结束,效果就会消退。

尼尔给其他人的建议

他总结道:“任何明智的人都会选择能让你获得最佳生活质量和延长寿命。” “我很幸运能找到一种似乎对我产生良好效果的疗法。” 尼尔会建议任何诊断为前列腺癌的人尽可能多地掌握自己疾病的信息,并及时了解最新动态。 他说:“新疗法一直在发展。” “因此,我建议前列腺癌患者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些最新进展。 毕竟,我们的生命危在旦夕!“

2018年10

尼尔 布里顿,63岁,英国白金汉郡

  • 线癌症治疗方案:最新的医疗技术与已证实的癌症治疗方面的专业知识相结合
  • 治疗国际患者的经验:有来自60多个国家的患者,多语种工作人员
  • 无需等待时间:顶级癌症专家和有效治疗方案,毫不拖延治疗时间
  • 个人护理:您拥有自己的护理团队 – 专属医生和护士